聊天是为了猎性?

首页 > 生活时尚 > 观点言论 > 2014-04-17

聊天是为了猎性?


前段时间,看过人民日报网上有一篇关于同性聊天室内容的文章,作者做为一个非同性恋者的描述中,透过聊天室中同志群体聊天的内容,无疑认我们不禁要问:这是在聊天还是在猎性。

文章的作者通过调查把同性聊天室的聊天过程似拟了一个图表来更好的说明同志聊天的“目的”(如下):

打招呼——交换个人信息——要求视频聊天——

如无视频:问是否有照片或“你帅不帅”(是:继续聊天。决定是否见面;否:终止聊天)

如有视频:进行视频聊天——决定是否见面

“在这里,所有的交往都基于对对方身体特征和地理位置的判断,看不到对相互交流、理解和感情的追求,所有言语和要求都径直指向一个隐蔽的却又显而易见的目的――见面/性行为”

说实话看完这篇文章,我觉得起码部分是同志的现实写照,虽然我们不能肯定的说所有的同志的聊天“目的”都是如此,但是试想一下如果这样的行为能占到同志人群的不小的比例来计算,就有一千多万名同志在打着聊天的旗帜,干着龌龊的勾当。我们都认为情感是美好的,,是温暖人心的,我们的同志都在为想要有做为一个社会公民的权利而争取着,然而我们是否真的想过我们很多人在做的事情与我们的方向是不是常常事与愿违,背道而驰呢?有的人也许会说我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对方是不是适合于我,再说了很多同志的爱情不都是从性开始的,我们不这样怎么会寻找的到朋友,本来我们就不容易了。听到这样的辩驳我只是为其惭愧。

在我们的身边有很多同志确实为找不到自己理想的朋友而苦恼与悲观,但是做为一个社会,即使在异性恋情中也有人是一生未嫁,终生未娶的,那么同志群体里的人人不能有其友就也很正常了,自然界里也讲究优胜劣汰,动物求偶也是胜者得,那我们人群中由于个人差异性的存在,找不到爱人是正常情况,这样的事实我们必须正视。

台湾作家白先勇这样描绘到:在我们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天一亮,我们的王国便隐形起来了,因为这是一个极不合法的国度:我们没有政府,没有宪法,不被承认,不受尊重,我们有的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国民。这句话常让我想起西方国家拍摄的关于“吸血鬼”话题的影片,有时我就觉得同志人群就有同吸血鬼一般死不了,也活不成,白天躲藏着,晚上就一个又一个的爬出来寻欢做乐,醉生梦死,这样的状况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记得我两千年前,那时候同志聊天交友还感觉很好的,可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我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同志们如果再不自律,那需要尊重将是一句空话,而被社会认可最终只可能会是个幻想。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