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同性恋,关于性以及生活

首页 > 生活时尚 > 观点言论 > 2014-08-11

关于同性恋,关于性以及生活

同性恋不是什么可耻的。象异性恋者一样,同性恋者有很美的爱,也有丑恶得令人呕吐的东西。这取决于个人的品德和言行,而不是同性恋者本身。

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唯一区别只是同性恋作爱没有怀孕的后顾之忧,不能繁殖后代罢了。

有些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一样,只对肉体感兴趣,在性上仅仅是在一起玩玩而已。这固然使本来就有争议的对同性恋的看法上蒙上了灰尘。即使是相爱的同性恋者,绝大多数不可能以家庭的形式结合在一起,这又使同性恋更易分手,再和别人发生爱恋或单纯的性关系。没有家庭作为堡垒和约束,更会易让社会和同性恋者彼此有负面影响。

人的生命在家庭里滑行,有无法摆脱的事,有一种被操纵的感觉。许多同性恋者选择单身,自以为没有家庭的束缚,可以自由自在。岂不知自己还生活在家庭中。首先,无法脱离父母这个家庭,而后就是隐开的家庭。这个隐开的家庭藏在他的心里。

我发现,企图把人从他的身体里剥离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身体是最基本的客体,这个客体不可能在和任何其他客体的关系中消失。人的身体是人的心理能单独改变的唯一承担者。心理是人身上最不稳定的东西,羞涩和大胆,现实和想像,活泼和安静,随时会互相转化,常常发生偏离。甚至,对同一件事或人,一个人的心理反应前后会完全不同。

我越来越认识到,世界上很多东西是荒谬的。沧海桑田,扑塑迷离。当这些东西让人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的时候,人自身也变得荒谬起来了,迷乱不安,分崩离析。

人最基本的需求和向望,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无论人在哪里定居,无非是对生命本身生死爱欲的承受,无非是在寻觅喜乐平安。这在很大程度上受个性心理和文化的影响。这种影响常常是潜意识的,来自个体和环境的互动。这种互动在个人和生活上尤其是性行为上很可能与社会规范或伦理背道而驰。这是一个极为丰富的物质时代,一个多重面具的网络时代,一个鼓吹民主我行我素的自由时代,一个附庸风雅的情色时代。

这个时代,物欲横流,随波逐流。这个时代,常被媒介和时尚所误导,常被人自身的爱恋和情欲所歪曲,就得像一个梦幻,难以辩认。这个时代,个人主义文化席卷全球,自我认同和心理调变得极为重要。这个时代女子大大进步,向男子提出了史无前例的挑战,性感被更新定义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死亡是人生最后一道风景。只有死亡对人人都是平等的。对死亡的恐惧和无奈人人认识这个世界的一条道路。或许,我们应为死亡而欢呼,因为从此不再受苦了,死亡成了人生的庆典。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缪说:“死亡的不确定性,使人对把握自己的生命长短,有了一种局限。从而使自杀成为逃避人间的唯一自选方式。它打破这种局限,值得思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没有人可以阻止任何一个人的自杀行为,因为生自己无法选择,可是死却可以。

对于死者来说,死是结束;对于生者来说,死却是思念逝者的开始。生者不应该惧怕死者,因为死自有一种美,一种安静,一种不会使人惧怕的变形。

我是不易结婚的。并不仅仅因为我是位同性恋者。因为我酷爱旅游,而且在一个地方住久了就厌倦了,又折腾着搬到另一个地方去。动荡对于夫妻和家庭是致命的。所以我选择单身。每次出去流浪,一去就是一年半载的。我的天性和梦想,,容易导致我不能对家尽职。

性爱是很美很快乐的事。问题是人的内心很肮脏,可使性爱变成性恨和性恶,把它弄得很脏。性可以是源泉,你因为性欲本身而到你想要到的地方去。性可以是从属的。你爱一个人人是因为这个人而不是他或她的性,但因为爱而使人接触到性。人为什么要因为对方的性别来决定自身爱的取舍呢?真正的爱无性别。我们恐惧或恶心,多数是因为我们心理因素,是因为社会有形无形地塑造了我们。

男人为什么彼此不能在大众面前有亲密的身体语言,而女人彼此则可以?这本身就是社会在有形无形中塑造了我们。对这方面的认识,其实是不对的。人都希望在有性冲动的时候,有个伙伴在身边,无论是男或女。只要是自己爱的人,性别算什么?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