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为情轻生 凸显社会资源存在死角

首页 > 生活时尚 > 观点言论 > 2021-03-24

以这个案例而言,朱慧珍身为单亲家庭母亲,不但生前坦然接受女儿的性倾向,更尊重其意愿,并与女儿生前有着相同的宗教信仰,即便如此,却仍阻止不了这桩人伦悲剧的发生,意谓着今日社会同志的生存处境,仍存在许多社会资源所无法企及的死角。

从表面看,同志因极度缺乏社会关系的支持和感情的资源,不似异性恋于感情受创期可以寻求朋友、同学、老师或父母倾诉及支持,同志分手后的心理创伤也由于出柜的危险,而难以分享;加以许多同志由于社会压力而隐瞒身份,因此较年轻的同志族群,也往往在身边看不到多样化的感情范本,而陷于孤立和茫然。

即使是在已拥有同性婚姻法的英国,同志的感情因素仍然位居青少年自杀原因的第一位,可见其学校教育的性别认同课程,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遑论一切还在原地踏步的台湾。惟有在承认“性倾向多元”及“同志友善”的环境里成长的孩子,日后方能从容面对并处理成人间多样复杂的感情关系,无论同志或非同志,而不至轻言玉石俱焚,或走上绝路。

玫瑰少年叶永志因举止阴柔暴毙于学校厕所,生于单亲家庭但仍拥有母爱及宗教信仰的朱安婕,却死于同志感情困扰,说明如今学校人格教育里,“感情关系”养成的匮乏。这匮乏并非始于今日,单看现下台湾所有以“心灵成长”之名而盛行的宗教/非宗教课程或营利机构有多少,便可见一斑,而其学员赫然多为已为人父母,为人夫人妇者。

感情路难走,“爱”字里有多少人生的功课和学习,于同志这条路,尤其艰难。愿死者安息,生者继续为“性别平等教育法”及“同志人权”努力。(作者:陈克华/医台北市)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