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性伴侣携手30年 过年盼成家

首页 > 公益资讯 > 2015-02-20

台湾同性伴侣携手30年 过年盼成家

王天明(左)与何祥

  商店的摆饰、电视的广告,接连几周不断宣传农历春节的来到。一家相聚、围炉闲话似乎是提起过年就会想到的画面,而家人聚首也成了过年的基调。但那些离了家的、无法成家的、无以为家的,却只能仰望那片温馨的火光,寂寥异常。

  过年不再矫情 有情人过年都一样

  房子里的暖气与室外的湿冷形成强烈对比,原本趴卧在地毯上毛茸茸的大狗,看见陌生人来访,亲昵地上前嗅闻。这是何祥与王天明这对同志伴侣的小窝,两人交往至今即将迈入第三十年,相伴过年也数十载。房子里温馨的气息不仅来自暖气,更来自这个“家”。但他们两人,离真正的“成家”却仍缺了一块。

  双方家人早已认同

  王天明是在大四时认识何祥,虽然两人相差十八岁,“但我当时觉得,真是遇上我的天菜”。没多久王天明就把他带回家给父母认识。大学毕业当完兵后,何祥与王天明便开始同居。

  问及两人是否会有来自家里的压力,让同志身份成为禁忌话题,王天明说:“因为我早已向家人出柜,所以没有家人会逼问我‘要不要结婚’这样的问题。”

  而何祥则是在一九四九年与母亲、兄弟姐妹一起从大陆逃来台湾,因此早没什么亲戚。加上曾经结婚又离婚,家人在美国定居许久,两个儿子似乎对父亲的性向心照不宣,却也给予祝福,,因此更没有遇到家里亲友对于同志伴侣的质疑。“这么多年来,我们就这么过,也没什么压力。”何祥说道。

  多数同志伴侣一到过年,难免得在亲友间隐藏性向;即使已经出柜,但在其他亲友间也只能绝口不提。“像我虽然去过我男朋友家里,但他只能跟他家人说‘这是我朋友’。即使我爸妈已经知道我是同志,但亲戚不知道,每次过年亲戚问起‘有没有女朋友’,我就是臭脸回应。”同样是同志身份的小伟(化名),想起过年就一阵疲惫。相较之下,何祥与王天明幸运许多,有着家人的支持,让两人能携手多年一起走过。

  由于家人常居美国,何祥过年时常随着王天明回家。而何祥也与王天明的家人相处融洽,他说:“他的妈妈大我两轮,我又大他二姐一轮,我与他妈妈感情很好,有时他家几个孩子之间有不愉快,妈妈还会向我抱怨。”

  有段时间何祥的妈妈从美国返台,何祥的姐姐带着小孩一起来探望母亲,“我二姐也会打电话给天明的妈妈,对她说‘大姐过来打麻将’”。

  一方若身故,财产无“法”保障

  不过虽然两人同居许久,两边家人也都熟识,但终究不是法定的一家人,过年得各自关照着自己的家人。“像那阵子我妈在台湾,天明除夕和我们一起。但还没打麻将,他妈妈就来电话,催他回去吃年夜饭了。”何祥笑着说。王天明也打趣:“我妈会吃他妈妈的醋!”

  几年前何祥到美国探望母亲,王天明的妈妈正因气喘发作住院,没多久突然便过世。“我急着从美国回来,结果我一到台湾刚下飞机,就接到电话,换我妈住院,隔天就往生。”忆起这段往事,来不及赶着见到两位妈妈最后一面,成为何祥心中最大的遗憾。

  两人的母亲过世后,家像散掉一样,再也没有过年的气氛。“妈妈是家庭的中心,没有了妈妈,过年都不像过年了。”何祥说着。虽然王天明的哥哥也会邀他们俩一起去过年,但关系总隔了一层,想想两人还是决定在家简单过。

  原本两人一起也开开心心的,但几个月前王天明突然身体不舒服挂急诊,何祥也赶紧通知王天明的姐姐到医院一趟。“那天他姐在病房里陪他,我与我们另一位朋友在外头等。那时我对我朋友说:‘这房子都在他名下,万一他有个意外,我就人财两失啦。’”

  何祥说,以前自己总是认定,自己会比王天明更早离开人世,因此房子、财产当然都放在他那儿。但去了一趟急诊室,才开始担心在没有法律保护下,他们的关系随时可能因为某一方的死亡而跟着被否定。

  “家”有了内涵但仍少了形式保护

  “我们的确生活在一起,但这不是一个‘家’。”何祥叹道。听见何祥的无奈,王天明赶紧补上一句:“是啦,我们是个‘家’啦。”但经过紧急送医事件后,何祥对于同志伴侣无法“成家”也开始感到焦虑,“我想我这辈子是等不到‘多元成家’立法通过,但只有通过了,我们这个‘家’的形式才算有了保障”。王天明则是笑着说:“不说别的,如果我们能结婚,至少能把这么些年包出去的红包收回来吧!”

  人生携手共度三十年,他们期待有一天能真正的一“家”团圆。(文/吕苡榕、李又如)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