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之痒

首页 > 耽美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20

同志小说《六年之痒》

昨天,2009年7月13日,我和他正式分手了。2003年在大同相识,历时5年8个月,约合6年,至此而终。

无以为纪,本想把我和他恋爱的过程写出来,但想到他喜欢看同志小说,于是我打算把我和他的事, 改写成小说,好让他知道,我们的爱情和别人的一样很美丽,一样刻骨铭心。

小说中,他叫文葭,我叫楠木。还有个人叫阿水。

直到看到《新生第一年》这部小说,我才知道我原来有个称呼叫“同志”,或者叫“Gay”,直到我上了“大学生同志”这个论坛,我才知道我身边有活生生的同志,他们正上演着或缠绵,或凄伤的爱情故事。那一年我读大三,23岁。

“他妈的,贱人,又不跟我坐一起!”我狠狠地瞪了阿水一眼!这是我们大三的一堂材料分析的课。阿水是我的舍友,更是我苦恋的对象。这小子说他帅吧,他明明和帅哥这个名词不太相符,说他不好看吧,可他又挺阳光,板寸头,高高瘦瘦,单眼皮,高挺鼻,整天干干净净,有点调皮。

我发誓,从大一开始,我可没看上他!刚认识他,觉得他傻不垃圾的,入学第一天就掉了钱包,还傻不垃圾的告诉班主任,好像班主任是救世主,一看就是书读过头,被洗脑的孩子。

这孩子虽傻,追女人可毫不含糊,刚开学没几天,就泡上了一个同系的美女。那女人一脸骚样,我当时就这么认为。阿水却是旱鸭子,没经受过女人,还存在着美好爱情的幻想,和那女人一恋爱,就深陷不能自拔。吃喝拉撒,都在一起,也不嫌腻歪。我说阿水傻,可真不错,一学期都没上了那女的。估计那女的等不及了,怀疑他无能,大一上学期刚结束,就跟阿水说拜拜了。

阿水是初恋,当然受不了。天天晚上不睡觉,窝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有天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的,竟然听到他小声在哭!那时我就想,这小子蛮痴情的嘛。也没多想,就又昏睡过去了。

失恋后的阿水陷入了长久的安静,也不在宿舍里吵了,上课不是趴着睡觉就是看杂志,还老一个人发呆。我看着不忍,就有时候逗他说话,他小子倒好,对我不理不睬,一副很傲气的样子。碰过几次灰,我也就不理他了。

他真正正眼瞧我,脑子里有我这个人,大概是补考。大一上学期,我和他同时挂了一科,全班就我们挂了,还是变态老男人的课。为了补考,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开始讨论课本,后来补考过了,我们也就成了好朋友。

本来我这人对朋友不是很热心,总觉得君子交,当如水,而他不同,或许是失恋了孤单,他开始疯狂粘着我。上课要跟我坐一起,吃饭要和我一起,我吃不完的饭,他有一次竟然还吃了,晚自习也要跟我一起,吃夜宵也要一起。我被他粘得烦了,有时候上晚自习,偷偷提前跑了,反正楼多,他也不知道我在哪。他找不到,晚上回去就朝我发飙,当然不是骂我,而是老跑来捏我的脸,质问我死哪去了。

这种游击战打了两三个月,就彻底转变了,我开始想他粘我了。转折是有一次和他去浴室洗澡。本来我们宿舍里可以洗澡,他却说想去体验下浴室的感觉。到了浴室,脱了衣服,我彻底傻眼了,他的那个好大啊!我现在知道男的那玩意有肉的,血的之分,但那时我不知道,只有一个念头,他还是人吗?!当然,还不时的偷看。

自从浴室事件之后,我开始认真审视他,开始考虑我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高中我喜欢的是女的,但高三开始,我好像就开始喜欢看男的了。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人叫Gay,想到自己怪异的喜好,很苦恼。但苦恼很快就过了,因为我已经很喜欢和阿水在一起,要是他偶尔上课不和我坐一起,或者晚上去打球不和我自习,我就会很生气。

我生气不理他,他就逗我,还经常打完球浑身湿透的来抱我。不过气归气,但消得也快,还是很喜欢和他厮混在一起。发展到后来,他晚上睡觉都要和我一起睡。他睡觉还不许我穿衣服,一定要脱光只剩下裤头,但他从不抱着我,只会很调皮的在我背上摸来摸去,一边摸,还很淫荡的说,好滑,啧啧。

其实我特想抱着他睡,但又不好意思,只能干熬着到睡着。他每天都要和我睡,但睡着后,却很自私,手脚一起展开,把我挤到角落里,我经常在他睡着后,偷偷爬到他床上睡。他床上有种淡淡的中药香,他极少生病,更没见他吃过药,很奇怪有这种体香,但现在想来,却很动人。

就这样,我们一直睡到大三,到大二的时候,我已经敢光明正大的搂着他的小腹了。他的小腹有微微腹肌,他看起来瘦,但也只是骨头小,还是有一点点肉的,抱起来很舒服,但我还不敢摸他PP,他PP很大很翘,我早流过N次鼻血了。

共190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