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男子

首页 > 耽美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25

同志小说《情色男子》

(1)

“你死心吧,张先生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也不会出卖他。”邓远风声音坚定,尽管他身上一点气力也使不出的躺在昏暗的密室的床上,年轻秀气的面孔透着勇气和傲然。

又是个愚忠的傻小子,方昊在心里叹了口气,微微笑了。

他无疑是天生俊美的男人,淡然随性的勾起嘴角,让人迷幻其中的的完美弧度,略薄的唇沉红暧昧,可惜他的右脸颊却有一道自眼下到嘴角的伤痕,任何人看见他可惜的念头都会一闪,却也只是一闪而已,因为第二眼就会发觉,这道伤痕不仅没有破坏他的绝美,还凭添了邪气和神秘,致命的魅力。

邓远风急忙移开视线,他 的 心 , 为 什 么狂跳不止。

方昊优雅的摘下金边眼镜,手掌抚握住邓远风的脸,不必用力就自然的扳过他的脸,与自己对视。方昊狭长的眼睑低垂,温柔沉静。

“你到底要……干什么?”邓远风的呼吸困难起来,“要杀要打你尽管……”

“我不会伤害你”,方昊的音色低沉磁性,真诚如海波,“我不舍得。”他缓缓低下头,吻上怔住的邓远风,轻吸吮他的下唇,舌尖挑逗的刷过他的牙龈,毫无阻碍的深入,热切需索和纠缠起来。

邓远风轻轻呻吟,许久才清醒一分,剧烈的反抗,“你这个,该死的,变态!”用力一咬,血腥气息传入味蕾。

方昊抬起脸,姣好的唇上血留下一丝,竟让邓远风的有些心疼。

疯了,自己疯了!邓远风的理智在叫嚷,是张成磊出了为母亲手术的钱,那一刻自己就决定永远效忠他,即使天下人都唾弃他,自己也——

“远风,很辛苦,是吧?”该死的,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用这种疼惜语气!

衣衫被他轻轻解开,手指划过胸口,难以自制的颤栗。自己一直是性冷感的,为什么——会在一个男人手下有了强烈的感觉。邓远风拼死一般嘶叫,

“你要搞我就尽管上,少在这里磨磨蹭蹭!”

“远风,很多伤痕,痛吗?”方昊抚摩着他身上的刀伤,随即印下他的唇,细细密密的轻吻。

“不!不要这样!”邓远风感到自己快崩溃了。自己为张成磊拼死拼活,他没有问过一句,只把这当理所当然,他只是他的狗。

“远风,你对自己太刻薄,今天我要让你快乐。”方昊的手,既不湿潮也不干糙,覆住他的私处,抚摩握揉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邓远风感到自己在沉沦,他宁愿这个男人凶狠对待他,也好过这样的折磨,最甜蜜也最痛苦的折磨。

“放下那些负担,把自己交给我就好。”方昊不着边际将两人的衣服都褪去,完全的赤裸相触。看着邓远风的眼神彻底迷乱,沉溺在无边的欲海里,方昊的冷笑一闪而过,却并没有妨碍他的进度,听着越来越放浪的喘息呻吟,他轻松的让这个倔强孤傲的男人在他身下张开腿。

“你……你……”

“星晴,叫我星晴。”方昊掌握着一切,包括邓远风沉醉性欲时的心理需要。

“星……晴,抱我——要我。”

“别急,我不想伤了你。”方昊极尽温柔的爱抚,手指探入邓远风的后穴,很快找到他快感的源泉。男人同男人的**,带一个处子上天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对于方昊——却驾轻就熟。

抓住邓远风的腰,让他坐到自己硕大的欲望上,渐进的穿入他的身体,持续不断的快感,电击般直冲邓远风的头顶,仿佛要从他的肉体里爆裂出来。

“远风,舒服吗?”

“恩……恩,还要……”邓远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可还有很多人痛苦,因为张成磊贩卖的毒品,他马上——又要交易了吧?”

“这个星期五……七号码头……晚上十二点整,啊恩——不要,好棒,星情,爱你,我好爱你。”

**过后的邓远风沉沉睡着,等他再醒来会发现自己在一家宾馆的床上,他会怀疑——一切是否只是一场春梦。

黑色的风衣,让方昊跟夜色容为一体,他脸上挂着习惯的笑,在看见无不能侦探事务所的招牌时,染上一分真实的温暖。

“然然,我回来了。”

“我说过不准那么叫我。”萧拓然仍埋头于办公桌上的资料,声音冷若冰霜,跟他没有表情的漂亮面孔十分相称。

递过纸条,方昊微笑着,“绝对可靠的消息。”

萧拓然讽刺意味十足,冷声道,“道上传言的神秘情色刑讯师,你果然不辜负这个名号。”

“只有你知道我的身份。”方昊暧昧的笑起来,“因为然然是我唯一爱的人。”

“这种恶劣的话你还没说够吗?”萧拓然皱起眉头。

“大概一辈子都不够——”方昊邪气一笑,突然翻过桌子扑过去。

萧拓然神情不动,闪身抓住方昊的手腕,毫不留情的一记过肩摔,“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是正常男人,你这个变态同性恋去找别人,反正也有人排队等你宠幸。”

方昊躺在地上慵淡散漫的笑了,“上次整条胳膊脱臼,这次只是手腕,我的努力还是有点打动你嘛。”

萧拓然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六年了,也习惯了他这种无聊。

共32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