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子

首页 > 耽美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6-22

同志小说《辉子》

编前

会不会有朋友在看到这个小说题目出现在近期更新列表中的第一时间说:太落伍了吧?

此文当属同文前三甲,出现在这里的时间明显是晚了些,好吧,我们忏悔。

昨天,当我清理本站历史数据的时候,忽然想到筱禾的这部作品,顺便搜索了一下,遗憾地发现只有一堆乱码。然后我觉得同志文库里如果没有这部小说,就像衬衣少了领口那枚扣子一样,你不一定总要用它,但是却不能少了它。

重发《辉子》,出于以下三点考虑:

1,队伍壮大的过程中,总有人需要恶补普及度较高的经典;

2,当你想要重读,在“阳光地带”的同文库里可以搜索得到;

3,帮助广大网上阅读的朋友暂时从**派、意淫派、悲情派、娱乐派的文字里抽身缓神,重温真实而美好的纯情;

就个人而言,我对《辉子》的评价是:最纯情的兄弟情感;最干净的文字描写;最平实的回忆记录;最贴切的生活写照;最文学的同志故事;最主流的边缘小说

你若读过,不妨重温;你若未读,建议补缺;你若不读,是同志文学的遗憾,也是你本人的遗憾。

辉子是李长辉的小名儿,流氓是左邻右舍最终给他的定位。我和辉子从小住街坊。

那时我家住德胜门,就是靠近城门的那片平房。再准确点说我家位于德外,别看就一门之隔,解放前那儿很萧条,也只有回民居住。不过今非昔比,现在那地界儿称得上黄金宝地,听说谁要想将户口牵进德外,根本就是妄想。

我们住的可不是人们常见的那种北京四合院,而是一窄条儿过道,四间朝南的房子面对一扇墙。那一片都是这样的格局,一个个小院儿里,或两家或三家住在一起。我家的两间房子都比辉子哥家的大,好像我妈说过原因,可我早记不得了。我家在那片居民中是日子过的红火的,我爸我妈都上班,有正式工作,而且我爸还在灯具厂管点宣传啥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家在那片算是文化人了。

辉子哥家的房子都很小,特别是辉子哥自己住的那间,不但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个桌子,还经常漏点雨。我常听我妈对我爸叨咕,说这辉子的父母怎麽就不找房管所说说,把那房子修理修理,省得辉子睡半夜被雨水浇醒,然後爬起来冲到门外在大雨中猛砸他父母的房门。辉子他爸在这附近菜站上班,具体工作就是搬运成筐的蔬菜。他妈没工作,可好像也挺忙,不知道都忙些什麽。辉子有两个妹妹,一个比他小三岁,一个比辉子小六岁,她们和父母住在那间大屋子里。

我和辉子哥是同年生的,他只比我大七个月,北京人讲规矩,所以我从小就要管他叫哥。

不过这“哥”可真没白叫,辉子哥比我哥还象我哥。比如辉子哥打小长得高大,看著比我哥还壮;辉子哥向来都带着我玩儿,不象我哥总对我说“滚一边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辉子哥从来不打我,还在小朋友中处处护着我,哪儿象我哥,趁爸妈一没注意就扇我一巴掌。

记得小时候最好玩儿的是跟着辉子哥粘蜻蜓,那时北京有好多蜻蜓,尤其快下雨时,它们飞得很低,用衣服一捎就是一个。对辉子哥来说那都是小把戏,他粘蜻蜓的本事才高呢。

每次自制胶,准备竹竿这些事都不用我管,反正有辉子哥做。然後我们一帮小子,盛夏时节大中午的,跑到附近的果园去大显身手。每次辉子都能逮到十几只,而我最多也就四五只,每当这时,辉子哥就随手递给我几只他不怎麽喜欢的,我坦然地接受下来,如今想来怪没骨气。

除了捕蜻蜓的游戏,再就是拍烟盒儿、玩弹球儿,辉子他爸根本不买纸烟,永远是买来烟叶儿,然後捣碎,用小纸条卷著抽。有时我看辉子哥到处捡地上的烟头儿,还以为烟头里有什麽好东西,後来才知道他是给他爸捡,拿回去後,将烟头弄碎,烟丝凉干就可以卷著抽了。尽管辉子他爸不买纸烟,可辉子哥的烟盒却很多,他总能从别人手中赢来不少大家伙,为此辉子得到一个外号:“财主”,意思是家私万贯。一次我看到他居然有大中华和凤凰的烟盒儿,果然是财主!那可著实令我羡慕、忌妒了好几天。

小孩在一起玩儿也是欺软怕硬,象我身材瘦小,手脚又奇笨,自然是人家欺负的对象。

共27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