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香的老婆疯了

首页 > 耽美故事 > 短篇小说 > 2014-06-01

同志小说《含香的老婆疯了》

◆ 人生必定是某种错误。假若我们仅记住人是一种其需要和必要均难以满足的复合物,那么这个趔趄是显而易见的。

“一”

含香终于还是疯了。是的,这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的结局,就像一朵花,要么在开放之前无声的夭折,要么在季节之外孤独的残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含香是这个城市远近闻名的女子,因为她一出生,身上就带着奇异的香草味,并随着年岁的增长,那让人陶醉的香味愈发的清晰曼妙起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含香会吟诗书字,她作的诗还拿过省里的大奖。

就是这样一个有些传奇色彩的女子,在今年春季的一个雨天疯了。据喜欢她诗作的朋友说,几天前,含香还试图用那支黑檀狼毫把刚作的一首诗记录在宣纸上,但是人们发现那字迹已不再像先前那般潇洒,更主要的是,那纸上只留下了两句诗——她一生能为人所知的最后两句:只因不能放飞 那段尘封的阴霾雨,静静的下了一夜……

“二”

几个月前的一天早上,太阳有些调皮,灿烂得叫人沉醉——是的,含香知道用“调皮”两个字来形容窗外的太阳。她觉得这样的天气是很容易写出诗的,只不过最近她的灵感出了点问题,她无法敏锐的扑捉到深层次的感受,所以她也无法作出令自己满意的诗作来。

这会的太阳,已经爬上她的膝盖了,大胆的在这个漂亮女人的膝盖上停留,画出一块明亮如水晶般的颜色作为它来过的记号。含香和往常一样起床、在镜子前打理头发,她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的脸蛋:温柔恬淡的眼睛、细细挺拔的鼻子、粉嫩的人中,还有人中下红润饱满的花唇,她想象着要是像古典美人一样为自己梳一个菊花髻,再插上几支金钗,然后……

“你在干吗,怎么还不去做早饭呢?”

含香被丈夫阿喜的问话打断了思绪,这突然的声音显然与她的幻想有点格格不入,这让她有些不安,不过她没打算回过头去看丈夫的眼睛,她继续看着镜子里的世界——从镜子里她能看见男人帅气的脸盘。

不过这会,含香突然的就伤心了起来。是啊,原本她与丈夫有多么的相配,她无法明白自己的男人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妻子,一个聪慧善良、楚楚美丽的女人不爱,跑去爱一个男人?爱情,美丽的爱情,有多少歌颂爱情的诗篇像一艘艘载满感动与富足的小船从她的指尖流过,爱情是美的,爱情是值得尊重的,可是,她的丈夫——她无法意识到这些都是真实的,是的,是的,她的丈夫正与另一个男人疯狂的制造着爱情,她需要疯狂的用诗词去歌颂的爱情——她迷路了,她意识到刚才在镜子前的幻想简直就是可笑的,她还有什么必要再做着类似虚荣的幻想?

当然这些伤心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因为阿喜并不是刚刚爱上一个男人——这伤心无非是个轻飘飘的过度,或者说只是温习了一遍——含香很强烈的意识到一件比爱情更值得关注的事情正等着她去面对,因为她觉得她这个年纪的人已不再需要爱情了。

含香来到男人的床前,温柔的看着男人。

“阿喜,我们是不是该要个孩子了……”含香收回目光,小心的说。

“孩子?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呢。”男人一脸陌生的看着她,嘴角有些上扬。

“可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一个孩子吗?……你知道的……是的,你知道我的每天有多么糟糕呢?如果你有真正思考过我的诗歌的话。”含香说。

“就你的那些诗么?你觉得那是你的内心么?那么看起来你的生活该过的有多美好,是啊,爱情——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和你是有爱情的——可是,看起来你的爱情美满得有多么让人期待呢?——你不觉得很虚伪吗?”

“不是这样的——难道你就不能理解,理解成我对爱情的向往吗?——当然,也许爱情已经不再适合我了,不过阿喜,对于你和那个男人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干涉过,我一直在尊重你,试图可以让你得到感化,难道你就不能在‘孩子’这件事情上有所让步吗?”含香的眼圈红了,泪水在眼角停留了一小会后,“嗖”一声就掉下来了。

“请你放弃这个念头吧,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和一个不爱的人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我不能对不起他。”

“阿喜,难道你就不能怜悯一个女人想做母亲的权利和心愿吗?你该为我如此卑微的乞求方式动容呵?……阿喜,你不是孤立的,你还有我,要知道将来还会有我们的孩子,你得相信这个事实……不仅老人在热切巴望着我的肚子,何况,难道你就没听到外面的流言吗?哪有结婚几年不生孩子的呢?你就受的了吗?”含香静静的流着眼泪,那样子很含蓄,就像一首诗。

“别说了!很烦恼知道吗?你再这样,你叫我怎么回来?”男人狠狠瞪了含香一眼,拉了一把被子,于是整个头都被淹没了。

此刻的屋子里看起来就只剩下含香一个人了,静得没有声息。含香透过模糊的视线,看了一眼那个用被子完全包裹了的男人,顿时心疼得像是无法呼吸了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于是她掩上门向外头走去。

共8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