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留白

首页 > 耽美故事 > 短篇小说 > 2014-08-15

同志小说《夏日留白》

已经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了。密不透风的落地窗帘将白昼和黑夜厚重地阻隔在了另一个世界里。

我和他面对面躺在黑暗中。

你手腕上的疤形状很奇怪!

是吗?他举起手放在眼前,转动着。是用铅笔刀割的。

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

忘了。

多大的时候?

十七岁。

……

我打电话给他,他不接,我不停地打,他始终不接。后来他接起来,说,操你妈,你是不是有病?

……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书店里的石阶上,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随便看一本什么书。有一刻我发现,似乎任何人到这个地方来,脸上都会有一层平日里没有的光。

我说,我在书店里等你。下班后给我电话。

他说,好。

书店是延伸进地下的建筑。好象地洞一般。幽深却开朗。四周设着并不高明的假山和水池。组合在一起产生一种错觉的美好。

一直捧着一本短篇小说集,是自己曾经读过多遍的。上高职时,放在枕边,总是临睡前读一小段。然后满足地睡去。后来漂泊流浪的路途中一直带着它。却突然不知在哪天无端地消失了。

书都留不住,何况是人呢?

在书店长久地坐着,似乎时间已变成虚无。我一直在渴望着一种寂静,一种沉浸其中,无所作为的寂静。我本来就是一个懒惰的人。

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说,我在路口,你在书店吗?

我站起来,走到书架边仔细地将书归回原位。

走出去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天空依旧蓝的刺眼。夏日白昼长得让人不耐烦。北方的太阳是毫无羞耻的直露的。我一直喜欢那种脸部皮肤被灼烧时的疼,是一种神秘的快慰。

走进附近的M,买了两大杯加冰块的可乐。纸做的杯子手稍微一用力就会瘪进去一个窝,倾泻出黑色的液体。

他站在路口,隔着人海朝我微笑。

我和他在黑暗中开始做爱,他的吻像兽类的嘶咬般粗暴而残忍。他的体毛像万道芒刺般狠狠地刺痛着我,撩拨我隐秘的神经,另我亢奋。抱紧我,抱紧我。他嗫嚅着。沉重地喘息。我用力抓住他汗湿的头发。空寂的房间里回荡着野兽一样淫荡的呻吟。他狂暴地进入我。我昂起脸,天花板疯狂地旋转而下朝我压迫过来。我闭上双眼,潮湿的黑暗立刻将我吞噬,,犹如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他在我的身体里放肆而野蛮地游走,粗鲁强悍。我感到强大的巨痛和羞耻的至上的快乐。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渐渐模糊,终于被浓稠甜腥的液体全部淹没……

……

你这样做其实是徒劳的。他仰起下巴,吐出稀薄的烟雾。

什么?

……

你失去了太多的东西。

或许吧!

你一直是个任性的人。这一点我在见到你的第一面就已经知道。

任性不好吗?

多半人是没有资格任性的。比如你。

……

我高中没有上完,受不了那种压抑。勉强上了高职,终于还是半途而废。一个人逃到南方去。不断地更换工作,搬家。其实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做什么。始终觉得灵魂游离在身体之外,常常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穿行,却突然停下发现自己原来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始终没有积蓄,始终贫穷地生活。

……

跟生活对抗。不肯妥协。到最后所有人都得对现实俯首帖耳。

……

你完全可以像所有人一样读完高中然后考上一所大学,按部就班,在公司里看领导脸色行事努力上爬……

这些我都知道。我打断他。我知道一个人只要按生活预先按设定好的一个又一个阶段因循,遵守游戏规则,总会得到很多,我知道追求所谓自由或者其他多半人只会是付出代价头破血流。我都知道……只是我太无力了,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我发现我的内部已经垮掉了,完全垮掉了。

你太放任自己,你太自私,只为了自己活。说到底你是一只蜗牛,只敢龟缩在壳里,不敢面对外部的任何未知……

对,你说的对,我就是放任,就是自私。就是懦弱。那你呢?你就是嘴上的自由,嘴上的超脱,其实你骨子里是个可怜的积极分子。

我就是嘴上的,你说的一点没错。你是真的。你那么随性,那么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下场呢?你的结果好吗?

……

他从后面缓缓地将我揽入怀中。嘴唇轻轻触碰着我的头发。

低低地说,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

白天我喜欢蜷在房间里,拉下密不透风的窗帘,打开冷气。陷在沙发里看书,看碟,空气中水一般流泻着只属于午夜的意大利歌剧。

偶尔到阳台上去看看天,喂一次鱼。

我在水族商店买了好几尾艳羊放在阳台上养。俯在玻璃缸一侧,静静地看它们警惕地交头接耳然后惊慌失措地分开,各自游移。

老板说,这是一种中南美洲的鱼,热爱太阳。是犹如向日葵一般的生物。得把他们放在能见得到阳光的水里养。

为什么不是艳阳?而是艳羊?

你总是喜欢探究那么多的为什么?

我无聊啊。就是想知道为什么。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答案的。存在就是答案。

……

你早晚会离开我的,对吧?

不会的。

我会赶在你离开我之前,离开你。

……

我是一个无力的人,无力承受离别。

……

我和他在是在这个夏天认识的。

其实和任何一个人的认识都只是为了告别。这是我很早以前就已经发现的真相。

他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优越的家庭环境,他来到这座城市是公派过来做分公司的负责人。公司分给他的公寓地处高尚社区。他有房有车有存款,有每月数目不菲的高薪收入。

我失业,贫穷,从南方回到北方,像乌鸦一般铩羽而归。我所有的积蓄不过是只够维持几个月的生活费。属于我的不过只是一只行李箱。我对一切提不起精神,毫无生活的斗志。我不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做什么。我甚至什么都不想做……

……

午夜,我和他坐在不断升高的摩天轮上,隔着窗玻璃观望脚下荒凉如海底坟茔的城市。烂醉的霓虹,毒瘤一般的车和行人。喧嚣和浮华,声色犬马,一切不过是相。转瞬即逝。

他说,小时侯每次坐摩天轮,当自己所乘这节小舱升至最高点时,总想打开舱门纵身跃下,体验从高空坠跌时彻底的释放。那应该是一种飞翔吧。我想。总是这样想着想着,摩天轮就在不觉间着陆了,像是一场死亡的旅程。

我小时侯有段时间总是反复做一个梦。黄昏,准确的说是和黑夜临界的那段时间。我一个人在黑暗的湖上划着一条船,周围安静地没有任何声音,船桨与水的接触也是无声的。激不起一丝波澜。湖面宽阔,我却不知道自己要把船划到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拨动船桨。突然隔着暮色浓厚的雾霭我看见湖心凸现出一座小小的岛屿。我开始向着岛屿奋力划桨。总是在着时,天色突然变化,云层与云层碰撞,雷鸣闪电,接着就是大雨,瀑布一样的雨。我被淋湿了,水流湍急起来,船开始猛烈地颠簸摇晃,我还是向着岛屿不停地划,船里的水越积越高,漫过脚踝,身躯……船身开始向水平面以下陷落,急剧地沉没,那个岛屿似乎怎么也无法抵达,始终凸现在不远处的视线中……

……

以前有过什么理想?

想到山村里去教书。刚从学校出来到南方去时,给志愿者协会打过电话。最终因为自己学历不够。

你总是逃避,不敢面对。你其实无可遁形。

是啊。我苦笑起来。转过去看到窗玻璃上映现出的自己的虚弱惨白的脸。我一直都只是在逃避。却无处可逃。

共3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