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帅哥保安

首页 > 耽美故事 > 短篇小说 > 2014-11-26

同志小说《公司的帅哥保安》

这些天单位出了件棘手的事情,保安一直在现场守着,由于现场就在我办公的楼层,进进出出的时不时的能见到他,只是事情特殊,我也没有刻意的去在他面前晃荡,反正他也一直都当我不存在。

反倒是他,老在我面前晃荡,这不,一大清早的在食堂吃早餐就见到,我才坐定,他就来了,在他前面带队的是保卫科科长和保安队长,在他后面还有几个保安。保安队长和我比较熟,打过招呼直接就坐我旁边吃了,他则把碗端到隔壁那桌,有意的隔开,我也装没看到他,很快的就结束了,和保安队长打过招呼,先上办公室。

这些天的事情,搞得所有职工心里都很不舒服,,尤其是我们这一层楼的,不光是闻到气味,还见到实物,实在是生理心理双重不舒服,加上也想了解事态进展状况,所以时不时的走出办公室到处看看。借保安队长来我办公室倒茶水之机,跟着他聊着又走了出去,顺便说几句好听的话给他们做个顺水人情。和那几个保安也算是熟识了,听到我的话后,看得出来他们很受用都笑眯眯的,尽管我给不了他们别的。就保安队长贫嘴,说给点实际的最好,这可跟我没关系,还是先回自己办公室做自己的事吧,呵呵。

走过他面前,只见他还笑嘻嘻的望着我,而且还边笑边朝我这边走来,这可是没有出现过的情形,只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相信这没什么,他朝我这边走来可能只是想上洗手间罢了,因为洗手间在我办公室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

只是没想到他竟是跟我进了办公室,在门口时就开口了“还不下班啊?”我有些错愕、有点惊喜,故作镇定回答“还没到下班时间呢。”他还在笑,我也只好笑脸相迎了。

接下来的事情实在有点意外,他居然拉着我的手跟他做个小游戏,就是双手交叉伸直,手背向外,然后十指紧握,突然一转,就转过来了。这是很久以前就会的游戏,只是我故意几次都没有做对,还趁机拉他的手叫他重做,他没起疑心,又重做了几次,呵呵,我还是不会,他蛮有耐心的,但也没有解释,正合我意,嘿嘿!不过他也蛮聪明的,马上又换了新玩意,说什么测试健康的,就是闭目单脚静立,说要10秒钟才合格,我还是照做了,这个很简单,只是我脑子里起了歪念,又有点想笑,所以居然没合格。他还是笑,只是这笑里似乎有点什么别的。不过很快我的注意力就被分散了,他说他想找点报刊杂志什么的看看,在那个地方守着实在是很无聊,所以我想都没想就帮他找报刊杂志。

先把《那小子真帅》递给他,差点想说你小子也很帅呢就适合看这个了,哪知他翻了翻就给递了回来说太长了。我又给他递了本《沙僧日记》,他们几个这些天又辛苦又无聊的正好解闷,哪知他看了一会儿,就又退了回来。看来,他真是前70后又没有多少品的人,不懂得欣赏无厘头。只好把从图书室借来的杂志全扔给他,叫他自己选。他每本都先翻了翻目录,看得出来他不仅仅只是为打发时间,而是有点好学,看他认真的样子,蛮可爱的。他蹲着挑选,我站在他背后,一想取了他的帽子自己试着戴一下,二想手搭在他肩膀摸摸,三想直接从后面给他个熊抱,又想……

可是都觉得太突兀了,做不出来。于是掏出手机,打开拍照功能,叫他转过来,他却是哈哈笑,用杂志挡住面部,似乎很开心的没心没肺的问了句你想干什么啊就出去了。我又不好意思追出去,连照也没拍成,唉!

我想干什么?是啊,我想干什么,难道说我想喜欢你?哈哈,最好还是别吓人了。

单位那个事情得到解决之后,保安也就没有再来看守,不见他的当天,感觉空空的少了些什么。吃过晚饭之后,和同事到隔壁单位散步,期待能见到他,哪怕只是一眼也好,尽管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守着,因为我对隔壁单位并不熟悉。

一路上我都显得有点兴奋,同事指着那栋最漂亮的房子说那是隔壁单位接待宾客的地方,可惜进不去不知道好成啥样。我则夸口说我可以带他们进去,因为我认识他们的保安,其实我心里没底,我除了跟他们队长熟悉些其他人都没接触过,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有些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巧,这栋最漂亮的房子恰巧就是他守着,看到我们走近,他忙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见到我就说“我当是谁呢看着那么面熟,原来是你!”

当然面熟了,前几天每天都见到的,借了杂志还来喝水什么的,甚至还有肢体接触,能不熟么?

他似乎从我们的言谈中明白了我们想参观参观,于是很大方的打开房门让我们进去,还做了个简短的讲解。时值天将黑,看不太清楚,有同事开了灯,他很快就把灯给关了,说怕下面的领导看见了影响不好。我们充分理解这个举动,叹息加赞赏了几句就走出来了。

他也跟着出来,继续讲解着这栋房子的特殊之处。原来这房子做了特殊的防震处理,那些特殊处理就是在柱子上,看着其实也很明显。还说这只是第一栋,以后还要建好几栋。只是我的同事们似乎对这个不太感兴趣,到处看看后就转身走了,我走在最后面。

他紧随我身后,看样子意犹未尽,要我先莫走,再聊聊。

我的同事纷纷走出了好远,他才问我贵姓,我如实回答了,接着问了他姓名,我可没那么客气,还贵姓呢,呵呵!说明了我比较心急的,不过他倒也爽快,还让我猜他姓哪个“chen”。如果他不问,我还真以为他姓耳东陈了,可经他这么一说,我只好猜他姓“程”,他直夸我聪明一猜就中。其实没什么,南方很多地方的人都没有前后鼻音的区分。

我趁热打铁,顺便要了他的号码,他可能觉得有点意外,叹了一声,不过还是很爽快的说了他的号码,只是当时处于停机状态,因为那个事情,他都好几天没有出门了,随时在加班,没时间去交话费。于是话题又转移到那件事上,他问了很多,也说了很多,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情况,我也说了很多他不知道的背景,只是不知道事情最后怎么解决的,但两人的看法基本一致。

我们聊的开心呢,就是没有顾及到我那几个同事,他们都往回撤了,已走了好远,还不时催我,最后一次催我的时候他们已经快走出这个单位的大门了,我也不便再聊。

尽管没有坐下来好好谈谈,但我已经很满足啦,不光知道姓名,连号码都有了,嘻嘻!

以后,有机会的。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