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手势我永远不懂

首页 > 耽美故事 > 短篇小说 > 2014-12-04

同志小说《你的手势我永远不懂》

这段故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记忆犹深。

那时候,我还没来北京,在单位里算是很活跃的人物,也是远近有点名气的“大众小星”。离开原来的学校后,调回到了老家工作,为了专业对口,就选择了一个类似培训中心的单位。一次,单位的联欢会上我表演了节目,赢得掌声一片。当时,一批新学员刚刚来单位不久,演出结束后他们见了我总会指指点点地议论一番,我可是很年轻阳光的帅哥呢!哈哈。

一天,我来到一个负责学生管理的朋友处玩,结果几个学生来来回回的进屋,把我的朋友搞得莫名其妙,尤其是一个清秀又带点野气的男孩子反反复复地进出好几回,都是很奇怪的理由,而且每次都涨红着脸,时不时地扫我一眼。我的朋友便问他:“F,你怎么回事啊,我这里有客人,你没事儿别来回折腾好吗?”那个叫F的男孩不好意思起来,我见状连忙说:“没关系,我们也就是瞎聊,呵呵”。等一会我朋友出去上卫生间,回来的时候笑着对我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这帮孩子在走廊里对我说看了你的演出,喜欢你,想见见你。”我听了觉得有趣,那个男孩的形象也在我的脑子里留下了印象。

后来一次活动,我请那个朋友找学生帮忙,来得人竟然就是F.这是我第一次和F正面接触,他还有点不好意思,我交代了几句应该注意的事项就忙活开了。活动进行的很顺利,间隙的时候,我们闲聊时发觉F竟然是很健谈和活泼的,我们话题很多,聊得也很开心。看着他清爽的样子我也不禁心动,小帅哥当前嘛!但是我还是比较谨慎,一点这方面的话题也没敢触及,只是邀请他没事来找我玩。活动结束时,我向他道谢,他突然冒出了一句:“老师,你还是把胡子刮干净了吧,留胡子不好看!”那眼神充满了关切的味道,我笑着对他说:“不刮胡子不是很有男人味吗?”他笑了有点脸红,又冒了一句:“你不留胡子的时候很漂亮,我们都这样说。”“你们?你们都是谁啊?”背后议论一个男人漂亮,我觉得有点怪怪的。见我疑惑,F又赶忙补了一句:“大家特喜欢你唱歌,太帅了”,那副神情像是他自己受了表扬似的。

就这样,我开始认识了F,但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却没有专门来找过我,我也没有专门找过他,见到会很热情地打招呼,有时碰到一起也会聊起来。他对我很信任,常常会把心里的话告诉我,甚至我的那个朋友都说“F很崇拜你啊,你都跟人家聊什么了啊”。其实我们在一起没有多少机会,都是偶尔相遇而已,而且一直没有单独聚过,他就是有一次请我教他弹吉他,也没落实,后来又找我帮他拍过照片,但那是傻瓜相机,不知道他为什么找我拍。但是说实话,时间长了,我心里有些喜欢他了。但我知道他们都是来培训的,半年就要分配到全国各个地方,我不能流露和放纵这种感觉,否则会再次伤害自己,况且他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半年很快过去了,F和他的同学们要走了。他没有专程来向我告别,我也是在路上遇到他关心了一下他的去向而已。在他们离开的前夜,我没事做就跑到了我那个朋友的宿舍,也想顺便看看F.到了我朋友处,他抬头看见我,一下子像是见到救星似的:“真巧你来了,快去帮我看看,F喝醉了闹得一塌糊涂,从没见过他这样啊,他听你的。”我立刻随朋友到了F的宿舍,这也是我第一次到他宿舍,见到他正跟几个同学叫着嚷着,好像是要跟谁算帐。我闻着酒气便有些不爽,冲着F大声训斥道:“干什么呢,好好的瞎闹腾……”F见到我,先是一愣,随后听我数落他,便哭了起来,很委屈的样子。我走过去,压了压火把他按到床上:“先躺下休息一会,喝点水,告诉我怎么回事?”他摇摇晃晃但顺从地躺在了床上,还像老大似的对那几个也都喝高了的同学挥挥手说:“先回去休息,听我的信”。我乐了:“你们搞什么?群殴啊,我弟胆子越来越大了,想造反呢?”F抓住了我的手,问:“您叫我什么?”我说:“叫你什么啦?叫你弟弟不成吗?我不是你哥吗?”其实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这样说说会彼此接近些,意在控制他别胡来。F显得很激动,竟然一下子流出泪来:“你叫我弟弟?你肯做我的哥哥?”话说到了这里,我还能说什么呢?再说,我本来就对他很有好感,便很痛快地答应着:“当然,我把你一直当我的弟弟看啊!”“哥,你真的让我叫你哥?”他说着,呜呜地哭起来。我赶紧找到他的毛巾,坐在他身边,擦去他的泪水。他抓住我的手:“哥哥,你真的看得起我吗?你这么优秀,这么漂亮,我只是个不起眼的人……”我笑了:“小弟,你也很帅啊,我相信你工作以后一定也会有成绩的,我会等你的好消息。”“哥哥,你愿意听到我的消息?我一定会写信给你,你一定要给我回信!”我答应着他,便给他倒上水,尽量让他稳定下来。说实话,我觉得他是在酒醉的状态下,但是那番表白,还有就是用“漂亮”来形容男人,让我心中“怦怦”直跳。

夜晚,同学们都没回来,F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望着我:“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出丑了。但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我没想到你会喜欢我,会认我做弟弟。”我心中紧了一下,不知道他所说的喜欢到底是指什么,我没有直接答复他什么,只是微笑着听他说。时间慢慢地走着,我们没有再说其他的,他酒后显得虚弱,也渐有睡意,我便轻轻地对他说:“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乘火车。”他顺从地点点头,说:“哥,我听你的。”我笑了“那就不许再外出了,更不许惹事,否则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他抓住我的手,狠劲地握着,笑着点头。我抽出手,向他告别,但是他的眼神那样的盯着我,像是在期待什么,我犹豫了一下,轻轻地俯身抱了抱他,说:“好了弟弟,哥也要休息了,明天我一定去送你。你要是实在睡不着,就去我宿舍找我好吗?我陪你聊天。”他一动也不动地望着我,什么也不说,我松开了抱着他的手,轻轻地在他额头上一个吻,他脸红了,闭上眼睛,泪水又流了出来。我见状正欲安慰,他却睁开眼睛笑着对我说:“哥哥,你明天一定要送我。”

晚上,我躺在床上很晚才睡着。离开M,结束了生死初恋以后,我一直封闭着自己的感情,我怕了,不愿再受到伤害。我也觉得这个世上,我是得不到我所渴求的爱的,但今晚这个男孩却让我心动,他的话好像是我以前对M说过的。但我不敢肯定,也许他真的只是对哥哥的一种依恋,那种刚刚离开家庭走上社会需要有人关爱的依恋。我也想,他会不会真的半夜睡不着跑来找我呢?要是真的来了,会发生什么呢?

我的心忐忑不安起来。夜很静,什么也没发生。

共6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