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友谊只是回忆

首页 > 耽美故事 > 短篇小说 > 2015-01-29

同志小说《有些友谊只是回忆》

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头很沉,脑子里却很乱,耳边仿佛响着各种声音,有电话里宾馆服务员的窃窃私语,有QQ的提示音,有电视机里传来的音乐,有一些无法辩识的生活杂音。因为酒的缘故,眼睛睁不开,睁开的时候正是午夜零时。眼睛很红,其实那些声音只是幻觉。我静静地躺在北京的某个角落里,反复确定自己此刻的身份和心情。乱,只是一个乱字,瞬间的感觉是人生路真的很漫长,也很难走。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15年未见过的朋友呢?确切地说是同学。我是有的。15年前离开学校的时候,我曾泪洒车厢。隔着车窗我看到那些要好的朋友们,他们扑过来,挥手,呼喊着什么,但我听不到。离别象把刀子,迅速地阉割着我那些青葱岁月里的浪漫情怀。就是这样的。我以为我把他们全都忘记了。15年的时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改变很多东西,最普遍的现象就是遗忘。我也确实遗忘了很多,比如某些人的名字,某些我们曾特别在意过的小小是非,或者当时的那种情境。于是后来大家各有故事,有的成家立业,有的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有的还出了国。我们没有联系过,甚至我想,我走之后,我的名字也都不再有人提起,就象是一缕风,掠过窗外的枝头,树枝无力地摇晃了一下,只是来过,它并没有带来和带走什么。但是对于风而言,它自以为留下过摇曳的风姿,乃至于有些东西会历久弥新,会成为人生里程里重要的一笔。于是,在梦中,还能听到些许朗朗的笑声,看到照片上暗涩黄旧却又青春无敌的脸孔。

我是在前年开始想念这帮人的,当时还在长沙。某天,看到一张杜鹃花怒放的图片,电脑屏幕里映出我的脸,脸孔正映在这些花儿上,我心里的花儿突然就开了。甚至,我错乱地以为自己听到了那些花开的声音,啪啪地响。就在这些清脆的响声中,那些沉积的往事一闪一闪如胶片电影剪下来的片段,忽明忽暗。于是我看到了冰场上飒爽的英姿,运动会开幕式上整齐的队列,班会上的黑板报,宿舍里五颜六色的床单……我一下子看到了很多,也听到了很多,脑子里满满的都是记忆。我开始寻找,关于记忆的一些证明。有些滑稽的是,任凭怎样搜索,都找不到曾经的影子,我输入那些名字,,那些比较有特色的同学的名字,在我想来,都将是国内独一无二的人名,但是找不到,连重名的几率都没有。这是一种半带酸楚的寻找,好象,我把自己的梦丢了那样。

这些年来做过很多梦,我一步又一步偏离家乡和往事,兜兜转转,走走停停,但是再也没有回去看过。他们都毕业了,毕业十多年了,我回去见到的只能是物是人非的景象,或者,连物都不是。对于他们而言,内心深处会有个地方叫做母校,会有一种情结叫做同窗,但对我不是。我只是风,掠过,也可以解读为略过。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懂得珍惜,只是不需要沉湎。所以我试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再重逢,到底是该微笑还是该感伤,可不管怎样,都会有一种不知从何说起的尴尬。过去得太久,就容易短路,属于彼此的共同的东西只在一瞬,更多的是个人的奋斗或成长史。我们在时代的手掌里象一粒粒沙子,那些插在我心头的刺,想起来不过是可以视而不见的细微毛发,就是这种痒痒的感觉。

网络有很多同学会或校友录,我找不到自己的班级。这些年来与很多曾经的同学联络过,我找不到共同的话语。而我最珍惜的那段时光,恰恰是自己最忽略的记忆,只因为那一年的懵懂岁月过于用力,就象今夜喝的那瓶二锅头,因为喝猛了所以头疼,醒来了又觉得不够酣畅。到底是什么力量将我那段最不该放弃的快乐记忆挖了去?静静的午夜去怀想,感觉那是自己刻意而为之的。15年来几乎走遍了全国,但从没走出过自己。

今天突然看到自己找到了他们,他们不在线,但他们存在着,鲜活而真实。一切没有出乎我的料想,我不知道要对往事和朋友们说什么才好。校友录的个人资料里有一项叫做“近况”的选项,到底要填什么呢?其实我和他们之间从未有过远况的交流,更谈不上近况的关注。翻看着那些留言,大概猜测着他们现在的生活和15年来对我而言尚属于空白的他们的经历,只是看着,一遍一遍反复地看。包括自己在内,每个人都在变化,我们立誓矢志不渝的梦想或爱情,我们苦心经营的事业或家庭,我们共同拥有的青春和各自纠葛的命运,有一种动态美。

于是,就填了一首自己比较喜欢的白居易的诗在里面。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据说, 刘十九见诗后立即策马扬鞭地赶了去。而在我这里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今天在北京,明天或许就在深圳,后天又不知在何方了,更何况,我们之间还隔着15年。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