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陷入男男爱的深渊无法自拔

首页 > 耽美故事 > 同志故事 > 2019-09-16

一步一步陷入男男爱的深渊无法自拔

约访人:卓军俊,男,29岁,广东兴宁人,2002年由广州赴深圳,现为某外资公司部门经理。

想不到来深圳第一个约访的对象,也是一个像我一样,刚刚从广州来到深圳的新移民,相似的经历让我们的倾谈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约他到报社,他死活不肯,最后定在附近的上岛咖啡厅见面。我进去的时候,他坐在咖啡厅一个最隐蔽的角落里,嘴上叼着一支香烟,,在咖啡厅昏暗的灯光下,他烟雾笼罩下的脸庞透出几分落寞。

如果不是他事先在电话里提及,我怎么也看不出他是一个同性恋者,西装笔挺的他显得英气勃勃,加上一副浑厚的男中音,和我心目中那种满面脂粉、说话矫揉造作的同性恋的印象大相径庭。

卓军俊自述:改变我生活轨迹的日子是2000年的平安夜,我去北京出差,在一个圣诞酒会上,我遇见了卫星。

说实话,一见到他,我就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震撼,就像是有人用锤子在我的心灵最柔弱的地方狠狠地敲了一下。这种感觉,在我初恋的时候都从来没有过。他是那天 party的主角,周旋在不同的人群之间,看得出,他很受大家的欢迎,特别是那些美女们——我竟然不由得生出一种妒忌。我也和他交换了一张名片,但我想,我是不会给他留下任何印象的。

回到广州,我竟然开始想他,甚至做梦也梦见他,这让我感到很恐怖,说实话,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一个同性恋者,对于同性恋,我一向都觉得是肮脏和恶心的。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很讨女孩子喜欢的人。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贤惠的太太,可爱的女儿。

我想给他电话,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况且这种事说起来太荒唐,万一人家没有这种意思,那就太丢人了。

2001年春节,我收到一个贺年的短信息,号码很陌生,我按照那个号码打过去,想不到竟然是他!我们礼节性地聊了几句,他让我再到北京一定要去找他。

后来,我们的接触越来越多,我发现他是一个人格魅力很强的人,和他在一起,不知不觉就被他影响。

他对我也很好,每次到北京,无论多忙,他总是放下手上的事情,开上他那部奥迪车,带着我去办事或者四处观光游玩,和他在一起,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快乐。

我一直不敢对他说出自己的感觉,只要能经常和他在一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2001年的国庆,我到北京筹办一个新产品的推介会,搞完推介会的那个晚上,他请我到三里屯的一家酒吧喝酒,忙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可以清闲一下,我那天喝了很多,他没有送我回宾馆,而是开车到了他在亚运村的家里。

那天,我们睡到了同一张床上,半夜,我感觉到他在抚摸我,说真的,那种感觉奇妙极了,我和太太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美妙的感觉,我们后来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因为我还是有些畏惧,我不知道男人之间怎么做这种事。

他说,他对我很有好感,但他知道我不是Gay,他说他能看出来,他不会勉强我,要等我克服了障碍以后,我们再开始。

记者:卓军俊告诉我,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算算是一个同性恋者,因为除了卫星以外,他再没有对第二个男人产生过兴趣,即便是同卫星也没有过真正的性接触,但麻烦的是,他发现自己对太太的感觉越来越淡,甚至害怕和太太同房。

谈到他的家庭,卓军俊的言语中流露出一种明显的自责,他觉得对不起太太和女儿,但却总是无法自拔

卓军俊自述:在旁人的眼里,我有一份好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我太太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在大学开始恋爱,毕业两年以后结婚,1997年生下一个女儿。

我们从恋爱到结婚可以用平平淡淡来形容,或许是我们的性格原因,我们很少说什么甜言蜜语,但我们双方都很珍惜这个家,都尽自己的努力去维持它、呵护它。

但自从认识了卫星,特别是经过了那一个晚上以后,我发现我对太太越来越提不起精神,做那种事的时候,简直是在敷衍了事,频率也渐渐减少,我开始害怕夜晚的来临,开始厌恶和她同床共枕。

我对她说主要是公司的事太忙,她知道我不是那种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人,也不怀疑我。有时候,我真想告诉她真相,但我害怕 世俗的压力,我也舍不得可爱的女儿。

后来,我跟太太在一起压力总是感觉很大,我觉得对不起她,公司有什么出差别人不愿去的,我都抢着去,就是为了能够和太太分开。

共3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