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口述:我已娶妻生子 却意外爱上一个男人

首页 > 耽美故事 > 同志故事 > 2020-04-18


男人口述:我已娶妻生子 却意外爱上一个男人


双性恋:娶了妻又爱上男人 要给他我的孩子

  遇见语童是在网上,他说要给我讲个故事。语童打字很慢,为了不影响交流,我们转为电话交谈。电话中,语童的声音有些闷,听得出,他在极力抑制自己复杂的心情。

  我一直记得语童和我说的那句话:“我的心不完整,但至少它是干净的。”我明白他的意思,作为双性恋者,他们的生活因“地下”和“隐秘”的状态不为外人所知,内心的情感焦灼也无处可倾诉。只有面对生活在另一个城市、另一个圈子并且完全陌生的我时,他才敢于讲述自己经历。而作为听者,我也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说中,走进了双性恋者的内心世界。

  主人公:

  语童,男,北京人,32岁,已婚,女儿7岁

  木卡,男,天津人,35岁,单身

  他有妻子,有女儿,却在两年前意外地爱上了一个男人

  是感情自私还是不愿伤害任何人?

  游走在双性恋情感中的他向“斯语只约陌生人”敞开心扉……

  1、“两年前的五月,我和他的初次见面便被感动了。”

  网络上有一首流传甚广的歌叫《缘分五月》。木卡第一次放给我听时,我就喜欢上了。从那以后,只要闲下来,我便会放那首歌。听着听着,便流下一行清泪。没有人知道,我和木卡初次见面就是在五月,从那以后的两年间,我们各自经历了许多也共同经历了许多。

  认识木卡是在TOM网站的“同志声音”聊天室。那时,我刚刚知道自己有“同志”倾向。此前,我和平常男人没有任何不同,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曾主动追求过,并且最终抱得“美人归”。我没想到我和木卡居然那么聊得来,我们都喜欢读书和旅游,也都对古墓文化感兴趣,甚至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居然拥有着共同的信仰。

  其实,即便是认识了木卡,即便我俩很谈得来,面对这样一份“剑走偏峰”的情感,我仍没抱太过强烈的渴望,毕竟那时我已行走在婚姻里,老婆对我很好,我们的感情也很融洽。

  2005年“五一”期间,在木卡第三次盛情约我见面时,借着去天津开会的机会,我答应了他。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网友,并且是去见一个男人,一个只聊了三个月的男人

  木卡对我很热情,我们一起去了蓟县,在那个朴拙的农舍里,我俩完成了我们人生中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从蓟县返回天津市区那天,天上飘着小雨,身边有风吹过,木卡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衣,我担心他着凉了,想让他回家,然后自己也坐车回京。木卡却仍旧热情地带我去了古文化街,在那里,我们逛了大半天,木卡给我拍了许多照片。看着木卡被淋湿的身体和脸上兴奋得如同孩子般的表情,我的心底掠过一丝感动。以至于在两年后的今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之所以走到现在,仍旧不离不弃,那个雨天的感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在婚姻之外,我的同性情缘就像煲汤般缓缓地进行着。”

  “五一”长假过后,我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和生活。表面看来,我和以往没什么两样,我依旧每天坐班车上下班,下班后去菜市场买菜,每个星期三夜里和老婆那样……然而和以往不同的是,在这份匆促忙碌的生活中,我的内心多了一份不一样的牵挂。

  通常坐在班车里,我会收到木卡的短信,是些甜蜜温暖的问候,能让我的心情出奇的好。但我回复给他的短信,通常都很简单苍白。木卡有时会埋怨我的短信不够亲密,我总是真诚地解释,我平时说话也这样。说起来,我不是那种很火爆的人,甚至有点慢性子,即使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往往会显得理智和冷静。我总觉得经营一份感情靠的不是激情,真正能持久的感情应该像煲汤,这样的爱才显得味道醇厚。

  在婚姻之外,我和木卡的这份感情就像煲汤般缓缓地行进着。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每个月我都有几天不能回家,无形中,为我和木卡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也为我在老婆面前扯谎找到了理由。两年来,每两周或三周,我和木卡会见一次面,要么他来找我,要么我去看他。我们在一起,每次木卡都会给我拍照,有时我俩也合影,那些照片都在木卡的电脑里存着,按照日期排好了次序。两年来,我们所拍的照片数以千计,我不知道木卡为什么对拍照如此痴迷,我没问过木卡,我只是想,他喜欢拍就拍吧,能让自己心爱的人高兴,也是我的幸福。

  3、“感情即使是像煲汤,也是有时有晌的,锅开了,汤也要溢出了。”

共4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