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同志故事 我的初夜在小巷深处的小旅馆

首页 > 耽美故事 > 同志故事 > 2020-05-15

 

男男同志故事 我的初夜在小巷深处的小旅馆


那年的夏天特别的热。白天褪去了,天依然燥,风吹到脸上,也是热的。房里待不住,我走出去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不知不觉走到了火车站广场。来这鲁中的小城三年了,这是第一次。广场人出奇的多,红男绿女,老老少少一大片,聚在一块跳。这小城是工业化城市,陶瓷之都,这几年吸引了不少的外地人,,包括我。我在广场的最高处,雕塑边上的一圈围栏上,坐下来,看跳舞的一群。实在不敢恭维他们的舞,充其量是学生操,或者说算作游戏。几个男的混在女的队伍里里,特别惹眼。四五十岁的样子,发了富的身体,扭动的让人感觉好笑。

  我暗笑,转了目光。发现对面两步处,有个小伙子目光盯着我,二十八九的样子,清爽的短发,帅气的脸庞,很俊朗的样子,微微的笑。见我注意到他,稍有不安,有些不自在的低了头又扬起头。

  “你好,可以认识一下吗?”

  “我是安。”他说,语气里充满期待。

  反正也是无聊,无所谓。我点了点头,向他,那边走过去,坐他旁边。

  安很健谈。他说他是临近小县城的,来小城一年,在一家投递公司送报,工作起的早些一上午就忙完了。

  别看我健谈,平日言语不多,朋友不多,不知为什么见你就能说了。安又说。

  我也是对安有说不出的感,似曾相识,是很久的朋友。我和安谈了很多,谈喜欢的音乐,爱读的书,甚至儿时的趣事。我俩有那么多共同的爱好。

  不知不觉谈了很久,广场上的人渐渐散去,夜要深了,天气也褪去燥热,风吹过也舒服多了。

  哥,我们吃辣串吧。安说。不容我拒绝,就自然的拉起我的手,向广场北面的小吃街走去。

  夏天了,小城的人睡的晚,街上的小吃摊几乎经营到天亮。摊上的人不多,三四个吃客。

  安知道我喜欢青菜点了好多。我不好意思,问安,喝酒吗?安说,可以,酒量不大。

  我让老板拿过四瓶啤酒,启开,不用杯子。我递给安,酒算我上面啊,不许争让啊。

  安笑了。

  认识安,心情不错。我和安酒瓶碰的叮当乱响,引得路人张望。不知何时,瓶已见底。

  我起身要老板再来两瓶,安说,我不行,已超量了。

  他按我坐下,头碰到我的头。喜欢你。很轻的一声耳语。

  我听错了吗?我看安。喝酒的缘故,安的脸有些红,呼出的气有些热。

  你醉了,我说。

  安目光盯着我,样子很邪,大声说,没醉,清醒着呢。

  离开吃摊,安有自行车,放在附近,我带他。

  夜深了,行人少了,只有出租车疾速驶过,小城霓虹闪烁,充慢迷蒙或诱惑。

  安很自然的用手怀抱着我的腰,脸贴近我的背,很温暖。有些渴望与冲动。

  车经过公园,园林灯映衬得各种植物美的迷人。我和安扔了车子,奔过去,欢呼。静下来后,我和安拥抱在一起。我感受到安的身体在发颤。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迅速传过身体的每一个毛孔,美妙极了。我陶醉其中,听到安碰碰的心跳。

  哥,我需要你。安说,声音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像是梦呓。

  我搂抱着安的头,靠我的胸前,手指划过安的头发,轻轻的抚摸安的脸。

  吱呀,一辆车停下来。

  干什么?呼啦啦车上下来几个人。是巡警。

  我和安松了手。

  一个警察过来,异样的目光盯着安和我,上下打量。

  身份证?巡警问。

  我们朋友逛夜用你管吗?安显然喝的酒还起作用,不满的顶撞,向前挣扎。

  我用力扯住他。

  对不起,我朋友醉了。我说,掏出身份证,递过去。

  巡警看了看说,快离开这里,别以为不知道你们干什么。快离开。

  巡警走了。我和安对视一下,哈哈大笑。

  刚才害怕吗?我问。

  没有,刺激啊,爽。安一付痞子气。走,哥。我们做我们的。

  我和安站在街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又向火车站驶去。安得自行车丢在公园也不管了。

  火车站附近到处是旅社,虽是午夜,旅社门口慵懒的灯光,充满诱惑。不时有穿着性感的女人急急走进走出,像小城的妖。

  我和安在一小巷深处找了一家安静的旅社,要了一间一个床位的房。

  老板是女的,胖的快成球了,接过钱,斜视了一眼,怪异的笑了一下。

  房间挺干净清爽,灯光昏黄。床宽大。

  我和安迫不及待退光衣服,扔在地下,拥抱在一起。安的身体结实而光滑,每一寸都充满力量。

  爱我吗?哥。安问。眼光有些迷离。

  爱。我说。

  我喜欢哥的眼睛,鼻子,还有黑黑的皮肤,还有哥的胡子。从第一眼看见哥我就喜欢。安说。

共5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