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警察表哥与表弟

首页 > 耽美故事 > 军人同志 > 2014-01-16

军警文学《极品警察表哥与表弟》

他是我表弟,也是现在和我同居的人。

我的表弟,也是GAY.这是事实,千真万确。我保证,我和表弟的故事,千真万确。

表弟小名钢蹦儿,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他的博客,发现了他对我血淋淋的痛斥和哭诉。当时看得我心惊肉跳,老泪纵横。回忆起同居一年来我对他的种种,觉得愧疚不已。这些故事都是后话。

钢蹦儿现在在客厅正一边拍着面膜,一边贱不嘻嘻地问我:“哥,看《马大帅》不?”《马大帅》是我俩最近临睡前重温的电视剧,从春节以后,我在临睡前养成看本山乡土剧的习惯,《乡村故事123》、《刘老根12》是我强迫他一起来看。而我誓死拒看的《马大帅》也因为招架不住他狂轰滥炸式的强烈推荐和实在没什么可看,而被迫开始看的。看了几集,竟然养成了习惯。

我说:“我写博客呢,现在不看。”表弟说:“博客什么时候都能写,现在看一会儿就睡觉了。”我说:“我写到你了。”表弟停顿了一下,说:“哥,你创造了一项历史。”我问:“啥?”他说:“你是第一个为我写传记的人。”我吼道:“滚一边拉去,我是写我自己,捎带手写你。”

我和表弟的那段故事,已成为历史,但我和表弟同居的日子,还在继续。

我是项北,26岁零5个月,现在是下午4点50分,我在办公室无聊地坐着。工作状态是坐在办公室里,和一个老太太大眼瞪小眼,天南海北侃大山。我几乎没有加班。这是一种固定的sb生活。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重复了一年。我是为了一个虚荣的目的找到这份清闲但收入可怜的工作,尽管如此,也是和百十人进行了一番刀光剑影的角斗挤破脑袋挤进来的。

昨晚我失眠了,周期性的周一恐惧症导致的周日晚上必然失眠,钢镚儿在夜里12点半来到我的床上,钻进我的被窝,像哄小孩一样助我入眠。结果适得其反,我愈发聒躁,他说那我回去睡吧。我说回去吧。剩下我一个人折腾到不知道几点,也慢慢睡着了。

为什么会失眠?表弟经常问我。我说:心里有放不下的事。你有哪些事?表弟接着问。我说:“你听好了,我现在的事就是:没有车子房子票子,没有老爷们,结婚之路艰难曲折,工作无聊透顶。我生活中一切的一切都他妈的不顺!”我最痛恨表弟拿烂比烂,用非洲难民贫困山区孤儿寡妇这样极端的例子安慰我。他每次都如此。

于是只有我自己给自己调理思路:车子房子总归是票子买的,老爷们是我心中永恒的主题。形婚的前提是解决了上述四者。所以如此看来,要想从根儿上解决问题,要么找一个有票子的老爷们,要么自己有份挣大钱的工作。

我从来不想做警察这种工作,但在父母和大多数人眼里,当一个警察远比在公司上班听起来有派,主要是稳定。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稳定踏实一点?!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绝对没想到我有一天当一名警察,更不会想到是一个在办公室里呆着不出警的警察。那时候心高气傲,总觉得自己天生就该能找到一份牛逼的职业,并且绝对不是在机关。结果遇到这个sb的年代。好吧,我认输,赶上研究生毕业那年,我拼进老命贱不梭梭的往机关钻。最后披荆斩棘来到局里。

局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一张报纸三杯茶”,那说的是老逼们,新来的小逼们就得干活。这不,临下班了领导交给了一份写材料的活儿,但好在我不会像公司小白领一样晚上加班给他完成,而是在未来的几天磨洋工一样把它做完。我不该选择这样工作,但这是身不由己的产物。我大学学的是国际政治,研究生读的是电视新闻。我本应是外交部发言人的秘书,或是口沫横飞的政治评论者,或是端坐在话筒前的世界新闻播报员,或是站在波兰总统府前采访民众的前方记者……而现在,我坐在一个小机关的小办公室里和一个年过半百的欧巴桑大聊房价股价物价菜价肉价。

共71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