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相守

首页 > 耽美故事 > 军人同志 > 2014-02-07

军警文学《一生相守》

1

第一章 ……

盛行远第一次见到韩睿是在一个荒凉的小站上。

那一年,他大学毕业,被盛爹逼着去报名参了军。为这,爷俩几乎没吵翻了天,但是在爷爷的遗言及全家无言的期待中,国内顶尖大学毕业的盛行远不甘不愿地去了武装部。

“你要当兵?”负责接待的干部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这年头,当兵的又苦又穷,除了想跳出农门的农村孩子或是有关系想在军队谋出路的特殊子弟,没人想去当兵。所以,当接待干部看到盛行远的报名表时才那么惊讶。

A大,是个中国人就知道的大学。

现在,这个优秀的毕业生要来当兵。

“你学什么专业?是不是想当军官?”那人小心问道。

盛行远摇头,“我就是想当兵。”

那人点点头,又拿着盛行远的报名表看了看。“好吧,去体检吧。”

体检结果出来,合格。

政审,家访,接兵的干部对盛行远非常满意。

第一,这个新兵是名牌大学毕业生,这在部队是个新鲜事。

第二,虽然他是名牌大学毕业,但是整个人却很谦逊,让人感觉很踏实。

第三,体格不错,好好锻炼,一定能锻成好钢。

第四,盛爹私下做了些什么……嘘……

总之,大家都很满意。

接兵的干部对盛爹说:你儿子真是不错!这样的人才哪个部门都得抢着要!

盛爹急忙表态:不不,一定要把行远分到最艰苦的地方!

接兵干部有点傻眼,问盛行远:你怎么想?

盛行远微微一笑:如果想要舒服,还当什么兵呢?

好!小伙子不错!接兵干部狠狠拍他肩膀一记:有前途!!!

有前途的盛行远就这么踏上了接兵的绿皮火车。

站台上,盛爹和盛小弟巴巴地看着,看着火车咕咚咕咚远去,盛行远的眼角缓缓泛起了泪光。

朦胧中,看到盛爹抬手擦了擦眼。

人生自古伤离别。既然这么不舍,为什么非要迫自己去当兵呢?坐在靠窗的位置,盛行远拉下帽檐遮住了半张脸。

决定当兵前,盛行远已经拿到了国外名校的OFFER,为了这些,他几乎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做出国的准备工作。然而,父亲的一个电话就把他招了回来。

当兵去,这是你爷爷的遗愿。

为什么一定是我?盛行远皱眉:不是说这一代有一个当兵的就行吗?

你是老大,你得做表率。

知远和容远呢?他们也可以啊!

他们年纪还小,而且容远身体条件不行。

一想到体弱多病的小堂弟,盛行远皱起了眉头:可是我还要出国的。

国可以晚两年再出,当兵可不等人的。

爸,您讲讲道理!盛行远急了。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盛爹瞪眼:你不想想爷爷奶奶的命是谁救的!要不是有解放军救援,你爷爷奶奶能有命在?你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我……

怎么,要我把奶奶请过来吗?

盛行远无奈,好吧,我去。

这样,就来当兵了。没有多么伟大的理想,也不是为了守卫边疆,就是想要完成老一辈的心愿,就来了。

盛行远自嘲的笑笑,把帽檐拉得更低了些。

同志们,注意一下!”接兵干部从车厢这头走到了车厢那头,吸引了大家伙的注意。“傍晚,有一辆接兵的车在秦店停,我们要并到那辆上车去。”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慌张。

本来离开家就有些紧张了,结果这车一坐就是一天,有人的情绪已经绷到了极点。

“我想家,想我娘。”隔壁,一个小个子兵红了眼眶。

盛行远抿了抿唇,一个字都没嘣出来。

夕阳映红了天。

火车长鸣一声,缓缓停下了。

“下车,下车,排好队!”接兵干部做出集合的手势,“以这边排头为基准,自觉排好队!”

众人提着行李,慢吞吞地站好。

盛行远站在第一排,目光淡淡的,没有表情。

此处,是个荒凉的小站,除了满站台的新兵蛋子,再也没有其他的旅客。

放了人,火车又咕咚咕咚开走了。

后面的队列里传来了啜泣声:“咱们这是在哪儿啊?”

“不知道……”

声音都很无力,心情越来越惶惑。

“说什么呢?”几个干部在队列前走来走去,“哎哟,那个谁?怎么哭鼻子了?是饿了吧?”

“没有!”

“讲话前要先喊报告!”

“知道了!”

“回答是或不是,没有知道了!”

“是!”

“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大家都累了吧?”干部微笑道。

“是!”零零星星的应是声,更多的是沉默或啜泣。

“当兵嘛,就要不怕苦不怕累!来来!站直了!别娘们叽叽的!”

新兵蛋子们立即挺了挺胸膛。

“三班长!带着大家唱个歌!”干部大声道:“等歌唱完了,接咱们的车就到了!”

歌唱了一遍又一遍,风呼呼刮来,盛行远的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

终于,一列火车鸣着汽笛在霞光的映照下缓缓驶了过来。

咕咚咕咚,火车缓缓地停靠在站台一边。

盛行远逆着光向前看。

微微敞开的车窗里,一双带着落寞与愤恨的眼睛映入了他的眼帘。

落寞与愤恨,多么矛盾的情感,但是就在四目相对的瞬间,他确定他在对方眼里看到了这样的情绪。

“左转弯,齐步走!”

“登车!”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盛行远第一个上了车。

众人在他身后,鱼贯登车。

车厢几乎是空的,他一直走到了尽头,才看到靠窗的位置对坐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就是那双眼睛的主人。

此刻,他还在看窗外,对于车厢上的陌生来客,连转头看的意愿都没有。

登车完毕,接兵干部也上来了。

数数人头,一个不少,干部满意地笑了。“把行李放上行李架!”

盛行远个子高,抬手就放了上去。

因为要放行李,免不得就要往里走两步,这一走就碰到了眼睛主人的腿。

“你干嘛?”他倏一下转过头来,眼里闪过一丝锋利。

盛行远几乎要失笑了,只是轻微的身体接触就引来对方戒备的瞪视,那模样,就像一只被侵占了领地的豹子,狺狺呲出了尖牙。

“我放行李。”摊手,微笑。

那人紧绷的身躯终于放松下来,他不自在地往里让了让,让盛行远坐下。

盛行远坐下后,才发现对方和他差不多高,只是稍瘦了些。

夕阳缓缓沉了下去,天完全黑了下来。

盒饭送了出来,每人按份领了,狼吞虎咽地开扒。

盛行远领了自己那份,见眼睛主人还在看窗外,干脆把他那份也领了过来,道:“吃饭吧!”

黑漆漆的窗外什么都看不到,那人终于把头转了过来,用不信任地目光看了盛行远一眼,低声道:“谢谢。”

生平第一次被人用审视的目光看待,盛行远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他又想,或许这小子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吧,算了算了,不跟他一般见识。

两个人安静的吃饭。

倒是对面的小胖子一边吃饭一边道:“可开饭了,饿死我了!”

盛行远笑了。

“哎,你叫什么?哪儿来的?”小胖子嘴里塞满了饭菜,却还不闲着:“我叫杨超,呼省杨家村的!”

“盛行远,南安。”

“嘿,你呢?”小胖子筷子直指盛行远旁边的眼睛主人。

那人对着油腻腻的筷子皱了皱眉,开口道:“韩睿,A市。”

一听到A市,盛行远不禁吃了一惊。

“怎么了?”韩睿皱眉,看到他惊讶的表情。

“没怎么。”盛行远想说我大学就在A市上的,咱俩应该有点共同话题,不过看到对方那张冷脸,心说还是算了。

接下来,健谈的小胖子又把几个人的年龄学历等等调查了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聊聊也不是坏处。

相对于小胖子和对面那个叫李长贵的初中学历,盛行远支支吾吾说他上的学也不多,然后他问韩睿,你什么学校毕业呀?

韩睿瞅了瞅他,爱搭不理道:高中。

然后又转头看窗外了。

盛行远也把视线转向了窗外,发现外面黑黢黢的,唯一能看到的不过是玻璃上的反光,自己的脸清晰地印在上面。

韩睿抬眼,两人对视。

怪异的,像一起照镜子似的。

盛行远笑了,带着善意的宽容。

韩睿冷哼一声,闭上眼假寐。

真是别扭的孩子,盛行远自我安慰道。刚刚小胖子的身家调查里,他已经清楚的知道,李长贵17岁,小胖子和韩睿都是18岁,相对来说,自己21岁的高龄真是老了。

所以,不自觉的,对他们就有些照顾。

“哥,我去打水,你去不?”打过饱嗝,小胖子招呼道。

“等我一下。”盛行远收好饭盒,轻轻拍了拍韩睿的肩膀。

韩睿转头,不解地看他。

“帮你扔了吧?”指指韩睿吃剩的饭盒。

韩睿点头。

“要喝水吗?”

韩睿站起来,翻出茶缸子。

盛行远接过,和小胖子一起去车厢另一头的茶炉。

“哥,那韩睿也太扯了,你还帮他打水!”

“离家在外,谁没个情绪。”盛行远笑道:“能帮一把是一把。”

“哥,你真是个好人!”

盛行远摇头,打了水,小心翼翼地穿过车厢。

“小心烫。”

韩睿这次没有看窗外,也没有闭眼假寐,而是等着他们回来。看到盛行远的笑容,他有片刻的迟疑,那目光,有怀疑也有思索,像是在问你干嘛要对我好?

盛行远只是笑,放下两杯水,从容坐下。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听着对面小胖子和李长贵的说话声,也听着火车滑过铁轨的咣当声……

或许,是盛行远的从容让韩睿放下了戒心,又或许,是这个密闭的车厢里弥漫的离愁让他沉郁,当车厢里的大灯熄灭之后,韩睿靠着椅背慢慢地睡着了。

火车摇摆中,他的头慢慢靠向了盛行远的肩头。

肩膀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让盛行远猛然睁开了双眼。

脖颈处,扎着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盛行远有三秒的失神,然后才意识到脑袋的主人是谁。抬眼望,车厢里的人们东倒西歪的睡着。收回眼,触目所及就是韩睿白皙的脸蛋,长长的睫毛。

个大小伙子,睫毛长那么长干什么!盛行远嘴角含笑,动动肩膀,把韩睿的头挪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慢慢闭上了眼。

共266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