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献给安徽那个警察

首页 > 耽美故事 > 军人同志 > 2014-04-16

军警文学《第一次,献给安徽那个警察》

大学毕业都5年多了,正式进入圈子也有4年多了。好像刚进入圈子的时候,大多数的人还是好奇心较重的,主要表现在热衷于交网友、聊天、见面,不断地重复。在没见面前,很多人也会问问长相,同志都比较自恋,说自己是帅哥的大有人在,不过等见了面,才知道原来别人认为的帅在自己看来根本就是很普通的。

个人在刚进入圈子的时候,,也不太确定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不过渐渐也确定下来了,感觉就是迷茫中寻找和确定的。所以还是人与人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感情经历不同,才会有恋老、恋童之类的,我自己倒属于恋大点的,所以对比我小的没感觉,大一点点也不满意,而比我大了一轮的也不行。马克思主义让我们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所以以后等我大些了,会不会改变喜欢的人的类型呢,还是“在发展中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

既然都进了这个圈子这么些年了,当然感情经历也丰富了起来,但说是老手,当然不是。相对来说,自己的涉及圈子还是太小了。

遇到的第一个还是在安徽。刚进入圈子,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到处搜索交友网站,也不记得在哪个网站登记的了,加了QQ后就开始聊上了。他本人也不在AH,遥遥相距的两个地方,聊上了也“恋”上了。每天除了聊天更多的就是电话,这样下去了3个多月才见面。

他是警察,一名刑警,离异。之前看了很多网站,对警察的故事还是很在意和着迷的,还恰好自己也遇到了。还没有过完春节,我从成都飞到了安徽合肥,他也飞到了。机场见的面,没有特别的惊喜。原来以为警察应该很帅气的,不过他是老警察了,跟我们看到的警察一样,大腹便便成了他们的明显特征。不过特有的警察感觉给我还是实在,“为人民服务”的他也是威严中带着和蔼的,原来的聊天接触早为两人的亲近拉近了距离,默契还是有的了。记得他跟我说的至今印象很深的话:我们是政府的蛀虫,但却是人民的守护神。

没有停下来休息,我们直接从合肥出发去南京。从合肥到南京的汽车,还是依维柯。这条路我是走过的。安徽的高速路况的确不咋样,跨入江苏的境界,明显就感觉不同了——安徽的高速感觉很颠簸,车一到了江苏境,颠簸就没有了,平平稳稳的。还是大冬天,穿着大衣,天很快就暗下来了。趁着天黑和大衣的遮盖,在车上我们就互相摸起对方来。说实话,他的JJ不大,至少没我的大(有点汗),一直硬硬地到了南京。住进了宾馆,现在我居然忘记是哪个宾馆了(再汗)。或许哪天我去南京逛会找到哦!

没有套,也没有润滑剂。我不懂,第一次啊。这么晚怎么办。他说去超市买瓶大宝吧。我怕怕地,到超市买了大宝,还想着怎么也得有套子吧,我对他之前又不了解,所以就转了两条街,也没见到有卖的。宾馆附近,看到了一个自动售货机,里面就有套!买了回到房间,他说这种套不能使用大宝,我说怎么办。最后还是没用,没有丝毫经验的我只能任由他摆弄。第一次,太疼了,受不了,LS的感觉都有了。试了几次都不行,最后他也只能放弃了。现在来看,好像他的经验也不多啊,肯定不是老手,要不怎么着也能成不是。改成用嘴吧,我也不会,倒弄得他DD疼了,好像用上牙齿了。看来,不仅要别人教,还得自己研究着学才行啊。结果是趴在他带着“战斗”的伤疤身上,胡乱睡过了一夜。没有成功,他也无奈,我还觉得惭愧……

在南京过了两天,我们一起去了中山陵,玄武湖,送我回到了合肥,当天没有航班飞北京(他只是要从北京转,家并不在北京),他又回到南京往回飞。

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没想到,一个月多月后,我来到了北京……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