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等兵

首页 > 耽美故事 > 军人同志 > 2014-09-26

军警文学《二等兵》

  (1)

  认识欣,是在北操军训时。

  我在四排,他在一排。自打第一次见到他,心中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站军姿的时候,我总是偷偷的看他,黝黑光滑的皮肤,衬着那身橄榄绿,好酷好酷。

  那天又是站军姿时,"伟,跑三圈去,别以为你站在后面我就看不到你,说了两眼要平视前方,你眼睛总是到处乱转",讨嫌的教官扯起了嗓门。

  我吓坏了,一天都忐忑不安,才进校,就让人家知道,算是玩完了。晚上开卧谈会时,室友们说我色心太重,敢当着教官的面偷看女生。我这才放下心来。好险,幸好他们没往那方面想。

  "三防"训练时,我总是弄不好。戴防毒面具。我不是忘了扣这个,就是忘了拉那个。于是教官派欣来教我,因为他表现特别棒。

  这样,我便认识了欣,一个很好很好的男孩子!

  军训时,才刚进校,从小生活在父母身边的我,感到特别特别孤独,常常独自流泪。这是,欣就会过来,跟我聊天。从高考录取到专业调剂,从家乡名产到北京小吃,从桂林山水到北京沙暴,从体育爱好到音乐欣赏,从桑普拉斯到贝克汉姆。

  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有他在身边,我不再孤独!我很喜欢欣的眼睛,总觉得从他的眼睛里能读出些什么来。

  从南方来到北京,我尤其不适应这里的干燥气候,嘴唇裂得特别厉害,有点象兔子的豁唇。特别难受,稍一张口就流血,连说话也困难。是欣到照澜院买来唇膏。

  我说你来帮我搽吧,他竟爽快地答应这时候,我就看着他的眼睛,隐约他的眼神好特别好特别。

  进校大概两周,就是中秋节。班上在新水借了教室开晚会。会上。我与欣合唱了零点乐队的"爱不爱我"!我们配合得极为默契,唱得非常棒,博得大家阵阵掌声。 会后,同学们说我俩好像brother 的"兄弟组合",我很高兴,欣也很满意。

  不过,从此以后,直到现在,我们真的成了形影不离的兄弟组合。

  很快,军训便结束。从八月底进校,到九月下旬结束,我和欣相遇,相识,相知,也许,这便是缘分!

共11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