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部队生涯

首页 > 耽美故事 > 军人同志 > 2014-04-08

军警文学《我的部队生涯》

(一)

那年冬天,我在老家探亲归队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的心情很糟,父亲的冷漠让我更加的怀恋早逝的母亲。白天我和常人一样的生活,训练,学习。可每到晚上我常常是彻夜难眠,半夜里我总是孤独的燃起一支烟想着我的过去和未来,这一切都被睡在我旁边的军看在眼里。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我打搅了他让他无法入睡,还是他根本就睡不着,他也常常和我一样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军大我二岁,比我早当一年的兵,虽然我们都是班长,可按兵龄我还得称呼他为班长,可我不,我就直接的叫他军,他从不在意我是怎样称呼他的,他是个乐天派,总是笑哈哈的,跟他在一起我很开心。我因为过度的忧郁,导致我的身体很差,常常无端的呕吐,那天晚上好象呕吐得更厉害些,剧烈的胃痛让我的身体缩成一团,那一刻我想到了死,也就是在那一刻军悄悄的起身倒了一杯水,走到我的床前问我:“你没事吧?”我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军不再说话他扶起我一口一口的喂我喝水,我*着他的肩膀人也舒适了很多,身体渐渐的放松下来。在黑暗中我摸出两支烟,分了一支给军,我燃着了烟,深吸了一口,在烟燃起的火光中我看到了军眼中的关切,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坐着,烟在悄悄的燃烧着,渐渐的燃到了我的指尖,我再一次的深吸了一口,扔掉烟头说:“去睡吧,时间不早了”,军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慢的回到自己的床上睡了。

第二天晚上,熄灯号响起,寝室里在一阵喧哗后渐渐的归于平静,我仍然戴着帽子,扎着腰带,坐在床沿,我没有一丝的睡意,我害怕这黑暗中的孤独,害怕这冰冷的床,战友们在一天的劳累后沉沉的睡去。军忽然说道:“我们聊聊好吗?”,我没有回答。

第三天白天,在训练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我知道那是军,在我回头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军眼里的担忧,他的眼睛仿佛在说:“有什么事告诉我好吗?”。晚上,仍然是晚上,一切还是和往常一样运转着,这寂静的黑暗让我感觉身边的空气排山倒海的向我压来,让我窒息,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那一刻感觉自己就如指间的香烟燃放的烟一般的虚无缥缈。军还没睡,不断的翻动着身子,我走到军的床前,说:“我们聊聊好吗?”军把身子往里挪了挪说:“来,脱了衣服到床上聊”,我依言做了。

上床后我跟他讲起了我的家庭和我的母亲,在黑暗中我的泪如雨般的滚落下来,弄湿了军的枕头,军就这么静静的听着,等我讲完时军都不曾说过一句话,当我讲完后我如释重负般的睡着了,第二天我醒来时我竟然是抱着军入睡的。

共14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